“智能文化云地標”:一日看盡長安花

2019-09-23來源:國家數字文化網

近年來,在國家有關政策的鼓勵下,陜西省文化和旅游廳高度重視公共服務效能提升,大膽創新,力求解決“最后一公里”的基層智能服務的難題,同時適應移動服務的新趨勢,為旅游公共服務提供新引擎、新動力,形成發展新優勢。其中,陜西省圖書館以“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創新服務、提升效能;宜融則融、能融盡融;以文促旅、以旅彰文”為原則,在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數字文化建設專家的指導下,自今年5月開始,在基層有序開展了以“文旅融合”為核心的智能服務試點工作。

數據顯示,2018年國慶期間超過90%的游客參加了文化活動,旅行者越來越傾向于有文化附加價值的旅游項目,文化內涵的體驗已經成為現代旅游的根本訴求。與此同時,圖書館的核心價值就是如何使人類文明得以記錄保存下來、傳播出去,而人類文明記錄不是僅指紙質書,數字化的資源也是重要的組成部分。但目前圖書館已經建設多年的數字文化資源大多“養在深閨人未識”,而旅行者又在每一個具體的場景地迫切需要豐富的文化信息來提升文化素養、豐富旅游收益,這就成為數字文化服務在文旅融合方面的天然契合點。鑒于此,陜西省圖書館進行了以“智能文化云地標”為核心的一系列探索。

“智能文化云地標”(以下簡稱“云地標”)是陜西省圖書館嘗試在公共文化機構、鄉村旅游景點、文化活動聚集地設立的一種文化地標,通過多樣的實地文化場景,刺激用戶對文化資源的實際需求,自主索取與場景地有關的優秀文化資源。“云地標”以用戶自身為中心,打破傳統資源檢索方式,主動關注與場景密切相關的文化信息,突顯出數字文化工程多年來積累的建設優勢。

首先,“云地標”是一個“地方特色文化”的信息點標識,是陜西省公共數字文化工程的視覺識別。看到設置“云地標”的地點,就提示用戶這里有文化內容,可以在這個場景所在地看到文化信息資源。這種標識和提示提高了公共數字文化工程的辨識度。其次,這是一個便捷的移動互聯網入口,利用用戶的好奇心,刺激其對文化資源的實時需求。這是目前觸發應用的最簡單有效的方式,解決了公共數字文化工程的知曉度問題。第三,手機如果通過圖片、語音等人工智能技術來識別場景,需要后臺長年且大量的訓練,無論是從技術簡易性還是管理成熟度而言,“云地標”都是目前手機不可替代的一種入口方式。最后,“云地標”也是服務效能的數據采集器。由于每一個地標在后臺都有獨特的標識,可以產生實時、準確的大數據統計,也便于對持續增長的新用戶進行分析,這比僅通過手機定位去搜索內容,數據統計將更加精準,有助于文化和旅游工作的決策,解決了公共數字文化工程的滿意度和績效統計問題。

不僅如此,“云地標”具有位置屬性,利用地理位置讓用戶瀏覽就近的公共文化場館,預約當地文化活動,進一步完善了公共數字文化服務網絡,在豐富鄉村旅游文化內涵和服務內容的同時,提高了服務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實現了文化信息資源種類及位置的可視化、智能化、開放式展示。通過掃描“云地標”上的二維碼,用戶可以將感興趣的數字文化資源在移動端予以呈現和收藏,這就解決了公共數字文化工程的用戶需求和偏好問題。例如,陜西鳳縣是個旅游大縣,該縣文化和旅游局準備為游客設置“最佳攝影點”的標識,在了解正在試點的“云地標”項目后,局領導主動聯系,希望在所有標識點增設“云地標”,要求縣圖書館整理上傳與每個攝影點有關的傳說故事等文化信息,期望能為游客提供更好的旅游服務。

值得一提的還有“云地標”的SaaS(軟件即服務)模式,這種服務模式是在21世紀開始興起的一種創新的軟件應用模式。供應商將應用軟件統一部署在自己的服務器上,客戶根據自己的實際需求,通過互聯網定購所需的應用服務,按定購的服務多少和時間長短向供應商支付服務費。由軟件提供商全權管理和維護軟件,提供數據存儲和帶寬等,讓用戶不再像傳統模式那樣花費大量投資用于硬件、軟件、人員,只需支出一定的服務費便可以享受到相應的硬件、軟件和維護服務,享有軟件的使用權和軟件的持續升級。基于互聯網的軟件更新換代很快,不能代碼重用就沒辦法維持高速發展,以SaaS模式作為主要服務手段,就成為避免政府公共資源投資浪費的一種有效方式。

試點工作開展以來,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例如,地標設計需要有所區別,統一配發的“云地標”實體,在公共文化機構相對明顯,在旅游景點就相對難以引起游客注意;地標安裝不及時,選點還缺乏制度規范等問題。但以多年來數字文化惠民工程的建設為基礎,通過創新性的“主客共享”的服務模式,必將探索出一條由“政府端菜”改為“群眾點菜”,進一步提升為“群眾自主做菜”的服務之路,為文旅融合工作提供有力抓手,激發公共數字文化的發展活力,傳播先進文化,促進社會文明進步,真正實現“一日看盡長安花”。

云地標安置地點示例 

(陜西省分中心)

標簽: 責任編輯:楊曉君

相關閱讀:

彩票开奖视频直播